1. 首页
  2. 赛车

betway必威体育在线_《飞驰人生》背后的力盛赛车、韩寒和大众333车

原标题:《飞驰人生》背后的力盛赛车、韩寒和大众333车队:中国赛车在路上 来源:市值风云

作为赛车类电影的经典之作,《速度与激情》系列受到了广大车迷的狂热追捧。无论是电影中那些刺激的飞车追逐镜头,电影主演们炫酷的车技,还是片中亮相的各类性能车和超级跑车,都让老司机们看得热血沸腾。

……风云君悄悄抹了一把哈喇子……

从2001年到现在,该系列电影已经推出至第八部,陪伴影迷们度过了十几年的青春岁月。今年年初上映的《飞驰人生》,则演绎了中国版的《速度与激情》,一个关于韩寒的赛车梦。

或许我们对韩寒的认识还停留在作家身份上,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韩寒的赛车成就早就超过了写作,他在国内CTCC和CRC两个领域曾多次获得冠军。

韩寒加盟的大众333车队,隶属于国内“赛车第一股” 力盛赛车 (002858.SZ)旗下车队。

今天,我们就主要从行业角度,看力盛赛车的发展。

一、争当赛车运动行业先锋

(一)切入赛车运动市场

力盛赛车是中国本土赛车运动运营商,成立于2002年,2017年在深交所上市。

有人评价说,没有路金波,就没有作家韩寒;而没有夏青,就没有车手韩寒。夏青,就是力盛赛车的大股东、董事长兼总经理,也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夏青、余朝旭夫妇为实控人)。

作为目前国内唯一一家赛车上市公司,力盛赛车主要对国际汽联旗下最高组别的房车赛事进行推广:

国际汽联房车世界杯中国站(WTCR,取代原来的WTCC);

中汽摩联主办的中国最高级别的赛车赛事中国房车锦标赛(CTCC);

中汽摩联主办的中国最高级别卡丁车赛事中国卡丁车锦标赛暨中国青少年卡丁车锦标赛(CKC);

华夏赛车大奖赛等进行推广。

此外,公司还运营上海天马赛车场、广东国际赛车场在内的多个赛车场/馆,以及上汽大众333车队,拥有明星赛车手韩寒、王睿、杨帆、张臻东、崔岳、Rodolfo Avila、Rob Huff等国内一流签约赛车手。

(二)赛车运动基础薄弱

力盛赛车能够成功在深交所挂牌离不开国内汽车工业的发展。

世界赛车运动伴随汽车工业的发展已有逾百年历史,在世界范围内一直受到热捧。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更是与奥运会、世界杯足球赛一同被视为世界三大赛事。

但是,就整体发展水平而言,我国目前赛车市场仍处于初级阶段、国内受众基础薄弱。

一是赛车运动在我国起步较晚,从1985年中汽摩联与香港汽车会共同成功举办了首届香港-北京汽车拉力赛到现在,赛车运动在我国走过了三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与欧美国家相去甚远;

二是赛车运动需要较大的资金投入,而大部分赛车运动运营商受到资金方面的限制,很难生存;

三是盈利模式单一,过于依赖厂商赞助,而投资商也不愿意拿出更多的钱投资在一个比较冷门的体育项目上;

四是国内没有很好的赛车氛围,没有形成属于自己的、面向世界的赛车文化。

另外,还存在汽车工业相对落后、赛车手车队培养意识弱等问题。总体而言,中国赛车更多地是处于圈内人自娱自乐的阶段,离大众普遍积极参与还有不小的距离。

(三)会是下一个风口吗?

即使如此,风云君认为我国赛车运动文化会越来越受欢迎,有望在不远的将来迎来新的发展风口。主要原因在于:

第一,赛车运动需要一定经济基础,行业的蓬勃发展离不开强大的汽车工业和较高的居民收入,我国这些年汽车工业不断进步,经济水平以及居民生活水平的快速提高是全世界看得见的;

第二,汽车赛事运动在飞速发展。这几年我国汽车赛事运动无论从规模、级别还是参赛项目上都与以往不可同日而语;

第三,我国汽车保有量的快速提高为赛车运动发展提供了充沛土壤。

当然,还离不开政策的支持、技术发展、商业模式变化等原因。

1、汽车保有量提高为赛车创造条件

赛车运动始终是伴随着整个汽车行业的发展而发展的。赛车运动实质是汽车厂商间的技术竞赛,也是推销自己的天然平台。

在汽车工业快速发展的情况下,汽车厂商和相关配件商通过参加知名赛事,有助于在争取我国数量庞大的汽车买方市场取得竞争优势。同时,汽车保有量的快速提升,赛车运动的爱好者不断增加,为普及赛车运动文化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我国的私家车保有量一直呈直线上升趋势,截至2018年末,我国私人汽车拥有量已经达到了2.06亿辆,位居世界前列。而汽车销量已经连续多年位居世界第一。

2、赛事运动的飞跃

在赛事举办方面,2018年中汽摩联全年共计完成114场赛事,其中全国性赛事103场,国际赛事11场;而2013年举办的汽车赛事为83场。

在这五年时间里,不仅赛事次数有了一定的增长,比赛规模、级别、影响力也在提升。(信息来源:中汽摩联年度工作报告)

在车队和车手方面,无论是从数量还是质量上都有进一步的提高。2018年在中汽摩联注册的拉力越野类车队54支,车手1,432人;汽车场地类车队81支,车手2,560人;摩托车及全地形类车队42支,车手1,070人。

而2013年中国汽联的注册拉力车队是47支,车手954名;注册越野车队100支,车手803名;汽车场地赛注册车队34支,车手1,580名。

3、政策支持

2018年10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所发出的《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2018—2020年)》的通知,首次提到要支持、鼓励汽车改装、赛事、文化等相关产业的发展。

这个通知给予汽车改装正面的肯定,且第一次表示要把汽车改装、汽车赛事作为产业来发展,给整个行业带来了利好消息。

无论是赛事水平还是赛事规模,中国赛车运动都在不断向世界前列看齐。而在赛车运动的文化氛围方面,中西方存在显著差异。

如何激起普通民众的参与热情、获得赛车运动的社会认可、突破原有的商业瓶颈,可能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二、赛车那些事儿

(一)从电影中看赛事

看过《飞驰人生》的不少人,应该对电影中的赛车元素印象深刻。韩寒拍摄这部电影的初衷,就是向观众展示他热爱的赛车事业。

《飞驰人生》虽以喜剧形式展开,但是实实在在属于汽车硬核门派。电影中的“巴音布鲁克拉力赛”象征着中国拉力赛的最高赛事,地形复杂、又是4000米海拔,对于车手和赛车都是很大的挑战。

“巴音布鲁克拉力赛”的原型是中国汽车拉力锦标赛(China Rally Champion,简称“CRC”),是由中国汽联及地方政府联合举办的全国性汽车拉力赛事,难度系数不比电影里的低。

韩寒曾在CRC赛事上几度夺得冠军,CRC是拉力赛,除了特殊赛段,大部分时候都不封闭。舒马赫封王的赛事是F1赛车方程式,属于场地赛,赛道是封闭式沥青赛道。而我们熟悉的明星赛车手林志颖则是一名全能赛车手,从场地赛中的房车和超跑起步,后来转向方程式,也开过拉力赛。

按照赛事的主办方划分,我国汽车赛事可以分为中汽摩联主办的国内赛事和国际赛事、地方汽摩协会主办的地方赛事。比较出名的包括:

(二)赛车改装技术活

还应注意到,在《飞驰人生》中的主角战车是一辆改装后的大众polo。观众可能会比较奇怪,为何改装一辆polo赛车要花上百万?因为铁壳之下,早已面目全非。

赛车改装不同于民用改装,既要拥有变态的性能、可靠的强度和耐久度,还要符合主办方的各项安全要求。除了外壳和车架,全靠顶级装备堆砌,绝对是人民币的烧钱游戏。

影片中的这辆四轮驱动拉力赛车,拥有450匹马力,700牛·米的扭矩,百公里加速时间更需2.9秒,依照拉力赛最高规格打造,几乎不逊色于目前的很多顶级超跑,法拉利估计也跑不过它。

高规格的赛事对汽车的要求也是非常高的,很多赛车及其零部件都依赖于进口。

由于我国汽车工业起步较晚,技术迭代创新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事,国内的产品普遍比较低端,就算投资赛事也无法取得可观经济效益,这也是车企们参与赛事积极性不高的原因之一。

(三)我们的明星车队

《飞驰人生》中的完美主角林臻东,原型是中国顶尖赛车手张臻东,是上汽大众333车队(原上海大众333车队)成员。

韩寒是2005年加入大众333车队的,这期间驾驶着POLO GTI赛车为自己和车队赢得了不少殊荣(中间有跳槽去别的车队)。

大众333车队是国内顶尖的车队,拥有庞大的赛车改装机构及国内外技术专家和技术人员,具备国内最先进的赛车改装技术与经验。

自车队组建以来总共获得过11座CTCC年度总冠军奖杯,连续5年获得CRC全国汽车拉力锦标赛总冠军,创造了中国赛车界的一个又一个神话,也为推动国内的赛车文化做出了不凡的贡献。

韩寒拍电影,力盛赛车提供了场地、技术、人员方面的强力支持。除提供拍摄地外,影片中的赛车手、车队技师也大多来自333车队。

在影片最后出现的“特别鸣谢与影片支持”中,力盛赛车董事长夏青的名字赫然在列。

这也算是一次品牌推广了。

三、整合赛车运动产业链

(一)产业链上下游

赛车运动不仅仅是体育竞技,还是工业产品的较量,是各方实力的比拼。

在赛车运动产业链上,车队仅仅只是其中一环,在上游有中汽摩联及各地汽摩协会、赛车配件供应商、广告制作商、电视台和网络媒体;下游主要是赞助商。

中汽摩联及各地汽摩协会是赛车运动的监管机构,赛事、赛车场、车队的运营需要获得其许可。另外,想要运营“中国”、“全国”冠名的全国性系列赛,不仅需要获得中汽摩联的许可,还要缴纳一定的商权费。

赛事运营商负责推广赛事并提供相关服务,除了力盛赛车,比较出名的赛事运营商还有上海久事赛事、铭泰赛车、方程式赛车、金港企业等。通过支付一部分费用取得某项汽车赛事的推广运营权,并从比赛收入(包括赞助收入、参赛服务收入、合作赛事收入及门票、转播收入、相关商品销售收入等)中获得收益。

赛车场为赛车比赛、汽车推广活动提供场地。力盛赛车不仅是运营赛事,还拥有多个标准国际赛车场、赛车体验中心和卡丁车场。

赛车场运营商的收入主要是赛道服务和赛道配套服务收费,当然,赛道修建、维护也是相当费钱。

而整个赛车运动的运营和相关机构的盈利都十分依赖赞助商,国内赛车运动的主要赞助商为汽车厂商、汽车零配件厂商,同时也有一些运动性消费品厂商。

无论如何,赛事都是产业链的核心。

(二)收购与产业链布局

鉴于职业赛车运动的烧钱属性,要想在普通群众中间推广难度系数可想而知。

而卡丁车就不一样了,入门条件不高,既安全又刺激,无论男女老幼都能玩。

受众广是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它是赛车手的摇篮,与赛车原理基本相通。对于大部分赛车爱好者,或是有意进阶职业赛车运动的小朋友来说,卡丁车运动是最合适的选择。

2018年9月底,力盛赛车完成了对江西赛骑运动器械制造有限公司51%股权的收购,交易对价为人民币3,060万元。此次收购在卡丁车场馆(赛卡联盟)的战略布局上,借助江西赛骑在卡丁车运动器械的研发、制造、加工、销售等业务,进一步打通了卡丁车场馆的上游产业链。

此外,2019年上半年力盛赛车完成了对TOP SPEED (SHANG HAI) LIMITED和上海擎速赛事策划有限公司各51%股权的收购,交易对价分别为1.56亿港币、3,060万元。

这两次收购有助于拓展法拉利亚太挑战赛、兰博基尼超级挑战赛、奥迪运动R8 LMS 杯、国际汽联亚州三级方程式锦标赛等国际赛事,建立国际化的赛事运营网络。

从这些信息,我们可以看到,力盛赛车在努力构建一个完整的赛车生态圈,从传统经营的赛事、赛车场、车队等方面向各领域进行扩张,意图打造一个庞大的赛车运动产业链。

四、业绩的喜与忧

(一)业务成长

力盛赛车这几年的收入处于稳步增长趋势,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收入2.77亿元,同比增长20%。

分业务来看,力盛赛车2019年上半年的最大来源收入是赛事经营(冠名赞助、赛场广告位服务费、VIP门票、赛事转播费等),占总营收的51.54%;其次是赛车场经营(赛事租场、赛场广告、培训等)、汽车活动推广(新车发布、品牌推广等)和赛车队经营(厂商车队冠名费、外部车队服务费、赛车改装费等)。

力盛赛车体系内有多个国家级知名赛事和国际汽车赛事,如CTCC中国房车锦标赛、 CKC中国卡丁车锦标赛暨中国青少年卡丁车锦标赛、华夏赛车大奖赛,还受权独家运营TCR China。

不仅如此,公司创立并运营了SEC超级耐力锦标赛、天马论驾、广东冠军车赛、力盛超级赛道节、上海市精英赛、风云房车挑战赛、 24小时卡丁车耐力赛等自主赛事。

众所周知,赛车是个烧钱的活儿,非人民币高级玩家不能参与。一辆普通的赛车,造价也要好几百万,更别提一个赛季跑下来还需要大量的配件。

这还只是车的费用,签约车手也是巨额投入。当然,可以请便宜一点的车手,不过,这样怎么对得起那么贵的车呀。

赛车一直都是土豪的游戏,特别依赖于广告和赞助,这也是我们看到赛车车身和车手工作服上布满大大小小广告的原因。

赞助可不仅仅是打几个LOGO那么简单,比如厂商赞助的引擎就十分考验研发能力。

(二)盈利质量下降

虽然力盛赛车的规模越做越大,但是从数据来看,盈利能力整体呈下降趋势。

最新公布的2019年前三季度显示,公司的销售毛利率为28%,销售净利率为9%,较前期有所下滑。

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的营业收入2.77亿元,同比增长19.9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71万元,同比增长48.99%。不过,公司的现金流这几年越发紧张了,2019前三季度的经营活动现金净额为-5,415万元。

与之相对的,是应收账款的大幅增加,截至2019年9月30日,应收账款余额为2.2亿元,占流动资产的一半;应收账款周转率为1.38,处于较低水平。

赛车运动与车企的赞助、广告密不可分,力盛赛车的主要客户为汽车行业大中型企业。从汽车制造业上市公司财务数据来看,近几年整体增速放缓、盈利能力下滑,力盛赛车盈利质量下降估计与此不无关系。

虽然力盛赛车有意拓展新业务,睿速体育、电通广告出现在新的大客户名单中,但是公司的回款情况并没有得到好转。

(三)4支车队停运

在现金流短缺和烧钱的节奏下,公司的赛车队也有些挺不住了。力盛赛车原本有5支车队,不过,现在只剩上汽大众333一支了。

早在2015年12月底,上海大众斯柯达红牛车队和宝俊车队就停止运营了。其中,上海大众斯柯达红牛车队系“上海大众斯柯达”、“红牛”联合冠名赞助,在2011-2014年间还得过不少奖;宝俊车队系广东赛力内设车队,参赛车辆为上海通用五菱宝俊 630。

与厂商车队不同的是,星车队、星之路车队属于俱乐部车队,主要服务对象是有参赛需求的爱好者,主要收入来自车手的参赛服务费,由于没有比赛,分别在2017年、2018年淡出了赛车圈。

(四)To B 还是To C?

赛车运动需要较大的资金投入,过于依赖厂商赞助的单一盈利模式很容易受到下游汽车制造业景气指数的限制。

力盛赛车这几年也在不断拓展其他业务,除了继续稳固已有业务板块,服务好B端客户之外,还通过赛卡联盟和民用车性能改装服务等途径,努力开拓C端客户市场。

之所以主打CTCC,也是因为参赛车队厂商是大多数消费者能够买得起的品牌。

公司的主营业务赛事运营、车队运营、赛车场经营和汽车活动推广,每一个部分都无法脱离向C端的营销。通过汽车赛事切入汽车临近市场,有助于挖掘C端变现潜力。

像公司直接面向C端的业务就包含了赛车培训、赛道开放日练习、赛事参与、赛车装备和用品的销售、卡丁车体验、新车型的试乘试驾等,不断走向低门槛、大众化。

目前这些业务产生的收入还比较有限,与国外相比,我国的赛车运动商业空间还有待拓展。如何构建赛事传播体系、打造赛事IP、提升大众关注度,是一个需要赛车运动运营商认真考虑的问题。

五、PK美国赛车运动上市公司

国内的赛车算很小众的运动,但在国际上赛车文化和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了,赛车属于最为炙手可热的体育赛事之一。

纳斯卡车赛(NASCAR)是一项在美国流行的汽车赛事,每年有超过1.5亿人次现场观众观看比赛,电视收视率更是远远超过棒球、篮球和橄榄球等体育运动,堪称是美国人的“F1”比赛。

在美国依赖于纳斯卡赛事的上市公司中,International Speedway Corporation(简称“ISC”)和Speedway Motorsports, Inc(简称“SMI”)两大巨头每年举办了绝对数量的纳斯卡比赛。下面我们来看看它们是怎么赚钱的吧。

(一)International Speedway Corporation

ISC成立于1953年,是美国赛车主题娱乐活动的重要推动者,拥有并运营着13个美国首屈一指的赛车场。

不仅如此,公司运营着美国最大的独立体育广播网络,还在赛车场旁边做点零售、餐饮、娱乐生意。

该公司2018年的收入高达6.75亿美元,其中赛车及相关活动收入5.09亿美元,占到了总营收的75%;门票净收入有1.1亿美元,占16%。

赛车及相关活动收入是ISC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主要包括电视和辅助媒体版权费、促销和赞助费、招待费、广告收入、商标许可使用费、停车费和露营收入等,其中赛事转播权的收入为3.51亿美元。

门票净收入是扣除税金后的所有赛车赛事、其他赛车活动和娱乐活动的门票销售收入。

(二)Speedway Motorsports, Inc

SMI 是美国赛车活动的主要推动者、营销商和赞助商,目前公司拥有8个一流的赛车场。除了运营赛车场之外,SMI还从事提供赛事配套服务、广播节目的制作和发行、赛车IP相关产品的销售、以及改装车和配件的产销等业务。

2018年年报显示,SMI的收入总额高达4.62亿美金,主要来源于4个部分,其中,47%是 NASCAR 赛事转播收入,30%是赛事相关收入,17%是门票,6%为其他运营收入。

从各业务收入的比重可以看到,NASCAR赛事转播收入是SMI的重要收入来源,金额高达2.17亿美元,主要是通过电视、广播、报纸以及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合作收取版权费。

赛事相关收入达到了1.4亿美元,主要包括赞助、豪华套房租、活动纪念品销售、食品和饮料销售、广告和其他促销收入、广播节目、招待收入、赛道租金、驾校和卡丁车收入、露营收入,NASCAR广播收入以外的广播权以及其他与赛事和赛道相关的收入。

(三)差在哪儿

对于力盛赛车而言,美国赛车巨头的发展经验很值得学习。当然,这中间也无法避免产业环境、发展阶段、赛车文化等的区别所造成的的影响。

一是产业规模和美国差距甚大。仅从这两家上市公司来看,2018年ISC的收入是6.75亿美元,SMI的收入是4.62亿美元,而号称中国“赛车第一股”的力盛赛车收入仅有3.75亿人民币,差距巨大。

二是收入结构性存在巨大差异。ISC和SMI一半左右的收入来自于赛事转播权,然后是门票及赛事相关收入;而力盛赛车在赛事转播权和门票方面的收入占少数。

三是运作方式截然不同。To B的业务一直是我国赛车产业的大头,靠赞助和广告的商业模式难以支持产业持久发展;美国赛车早已走向C端。

总体来看,我国赛车产业链整合程度较低,群众基础薄弱,缺乏对体育流媒体的深度耕耘。

种种原因,导致赛车产业发展程度不高,成长空间有待挖掘。

结论

我国赛车产业历经三十多年的发展,已经初具规模。随着汽车市场规模的不断壮大以及受众面的消费升级,再加上相关政策的扶持,赛车行业潜力有待进一步释放。

力盛赛车是我国赛车业的领头羊,拥有一流的大众333车队,在顶级赛事中取得了不菲的成绩,且拥有多个标准化的赛车场,布局赛车运动全产业链。

无奈,盈利模式较为单一,且资金方面压力不小。

《荀子·修身》云“道虽迩,不行不至;事虽小,不为不成。”公司目前也在努力拓展新业务,向赛车业相关领域扩张。

一句话,赛车“在路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aic/13365.html